昔人已乘黄鹤去

我难得写文,实在是被AB给虐到了..佐助你丫的毁掉木叶就算了..你干什么抛弃小鸣啊..你知不知道小鸣他为了把你带回来有多苦啊.??!!!

写的辛苦~大家要看撒~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[一]
当佐助站在皇城下俯视那些残兵败将,他们的鲜血染上了皇城,那看到那个金发男子,飞快的穿梭着,疯狂的砍杀着,他看到他那双清澈的蓝眸已经变成了血红色,他看到他多年不变的桀骜不驯的笑容,以及他那身已经被鲜血染红的红袍。
他想,[你会实现你的愿望的。鸣人。]
我的鸣人。
那是可以让他付出生命,蹈火赴汤的人。
 
他亲眼看到他彼生最爱的人走上皇城,他看到他邪魅桀骜的笑容,他听到他说,[佐助,你会死在我的手下。]
 
佐助微笑着对他说,[很好,只要你有这个本事。]
那个少年嘴角勾起笑容,轻笑着说,[当然。]
 
[二]
佐助和鸣人的初次见面是在给鸣人庆生的大典上,他听到父皇对他说,[佐助,这是漩涡国的皇子,漩涡鸣人。]他当时想,[漩涡鸣人,切,多么可笑的名字。]他远远没有想到正是这个漩涡鸣人,成为他这生最爱,最牵挂的人。
当时鸣人眨着清澈湛蓝的眼睛,轻唤,[佐助。]
佐助客套的微笑着说,[鸣人,请多指教。]
之后他听到父皇说受漩涡国国王之托,鸣人今后会长时间居住在他们的皇宫里,希望佐助能和他相处融洽。佐助也只是说了声好,再没有任何措词。
他望向鸣人,之见鸣人抿嘴对他轻笑。很多年之后,佐助觉得,当初自己就是沉沦在这笑容的圈套中了罢。
 
那年,佐助十一岁。鸣人九岁。
 
佐助二十一岁时,鸣人以和佐助相处了十年。
佐助不清楚自己的感情是从什么时候由“不屑”变成了“友情”又从“友情”变成了“爱情”的。
在他只是记得皇宫里那场烟火大会。但是他不记得自己当时怎么会神志不清去抓住鸣人的手,告诉他他喜欢他。他只是看见鸣人眼中惊讶过后的那份温柔,他回握了佐助的手说,[我也喜欢你。]
佐助太傻,他只看得到眼前的人儿,但是他看不到他眼中闪过的邪恶。
 
烟火之下两个俊美少年肩并肩靠在一起。
美极。
 
佐助二十五岁时,他拉着鸣人的手走过皇城大殿,他告诉他,[我将会成为这里王。]鸣人笑着说,[很好。]笑得桀骜,笑得不驯。佐助感到诧异,但并没有说什么,佐助对鸣人说,[等我。我要立你为后。]
 
[三]
佐助二十八岁。也就是今天。他的大喜之日。
他将与他彼生最爱的人成亲。
佐助穿上了缝着金丝的红袍,伸手拉过鸣人的手。可是后者却挣脱了他,在他耳边说了声[抱歉],便夺门而去。
  当佐助反应过来时,一切都晚了。
  他站在皇城之上,他看到漩涡国的大批人马,他看到红袍的鸣人在城下与官兵们厮杀,他看到他白皙的面孔上溅上鲜血,双眸变成了血红色,佐助只是想说,他不配红色。
  不配那样浓烈的鲜红色。
 
  他看到鸣人走上皇城,发梢,红袍,皮肤,剑刃,已经全被鲜血染红。
那是他族人的鲜血。佐助不知道为何自己现在会如此淡定,大概还是相信他们的旧情吧,佐助摇了摇头,自嘲的笑笑。
 
[佐助,你会死在我的手下。]
[很好,只要你有这个本事。]
[当然。]
 
剑影之中,佐助并没有伤害鸣人的意思,只是一味的的躲着他的剑,在鸣人的剑已经刺向佐助的喉颈时,佐助的身体已经在他面前倒下,腹部的鲜血沾染了佐助身前的一小块地,佐助拔出自己刺向腹部的匕首,让血留的更快,本来就白皙的面容变得更加苍白无力,他微笑着对鸣人说,[你的愿望实现了。]
漆黑如夜的双眸渐渐变得暗淡无光。
和目而去。
 
[四]
鸣人的心口突然感到一阵刺痛,明明不是已经了去父皇的愿望了么?
 
鸣人的眼睛泛起水雾,把佐助抱到墙边,自己坐在佐助边上,他望着星空说,[父皇。你看,宇智波的皇城在我手下覆灭。]
 
他挪了挪身子,闭上眼,一个吻轻落在佐助的唇上。
他握紧了佐助的手,靠在他肩膀上沉沉睡去。
 
两个俊美的男子相依在一起。
亦如当年的烟火大会。
 
美极。但也伤极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后记。
哈哈哈哈哈哈哈!!佐助!!老子就是要虐你!!
我要你自己了解自己的生命!!!
我要你一辈子的得不到小鸣的爱!!!
我要你也尝尝爱人的痛苦!!!
啊哈哈哈哈哈哈哈!!!!!
没错!!我是疯了!!
佐助!我要你不得好死!!

2008.07.25 | 留言(7) | 引用(0) | 原创文

«  | 主页 |  »